红宝石平台+东莞百度电话

[官方直营.客户首选]

2019-04-11 16:47:22

字体:标准

  因周利敏逾期不。还借款,。物资公司将其诉。至法庭。2016。年5月,法。院判决周利敏向物资公司支付88。0万元及相应孳息。。很快,该案进入执行程序,法院。开始执行周。利敏的财产。此。时,新债权人周俊东出现,于。2016年6月向。法院起诉周利敏归还。借款。他出具。了周利敏。向其三次借款共计420万。元的借条及银行转账记录、。银行交易明细清单等证据,周利。敏也承认借。款。2016年9月,法院判决周。利敏向周。俊东支付420万元借款。。按照法院判决,债权人按比例受偿,物资公司的债权被稀释。

  “单从案卷上来看,没有发现。周利敏和周俊。东借贷纠纷案存在问题。你。们是否误判了呢?”审。查了案卷文书,。承办检察官说。

  “为了追回。这笔880万。元的债款,我们公司历时。7年、打了3场官司,其间周利敏。就有‘老赖。’行为,还。曾因为虚假陈述及伪造证据被罚。款10万元。”物资公司负责人说。

  在周利敏与周俊东。借贷一案中,物资公司不是当事。人,无法对。案件申请再审。。此外,没有虚假诉讼的相关证据。,公安机关。也无法立案侦查。无奈。之下,才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。

  虚假诉讼浮。出水面

  为厘清案件事实,承办检。察官仔细审查卷宗。纠纷本来。是物资公司和周利敏的男。友吴某之间的,但吴。某败诉后不履行判决,向。周利敏无偿转让了880万元。以逃避执行。法院判决撤销吴某无。偿转让行为后,周利敏仍不返。还,物资公司。只得提起代位权之诉,。向法院请求判令周利敏。向物资公司。给付880万元及相应。孳息。在代位权诉。讼案进行时,吴某和。周利敏伪造证据,谎称周利敏已将。880万元返。还给吴某,法院对二人的虚假陈述。及伪造证据等妨害民。事诉讼的行为分别。罚款10万元。原。来周利敏以前就有“老赖”行为。这次会不会是故技重施?

  “根据以往的办。案经验,虚假。诉讼之所以能够得逞,关键。在于缺少有效的识破机制。和审查程序。”承办检察官表示。,“由于司法。权在民事。诉讼领域的被动性和虚。假诉讼双方当事人的合。谋性,按照一般审查程序,法。院往往难以在。短时间内查实虚假诉讼案的真相。”

  为了。还原此案真相,。承办检察官认真。梳理案件事实。案卷。文书显示,周利敏一。共向周俊东借款4。20万元,2015年底借了2次。,共20。万元,2016年5月2。3日再借了40。0万元,并出具借条一份,两。笔借款都是周俊东通过银行转账形式汇入周利敏账户。

  “借条容易造。假,但是银行流。水账造不了假。”承办检。察官决定对周利敏和。周俊东的银行账户进行一次细致检。查,并着重。对两人5月23日的银行流水。账及对手账进行审查。

  从周利敏账户入。手,承办检察官仔细梳理400万。元的资金流向。历时一。个多月,。承办检察官跑了。20多个银行营。业点,终于发现了。其中确实存在猫腻。借款当日,该。案中的400万元借款先由借款。人蒋某账户转账。至周俊东,周俊东再转。给周利敏。,随后周利敏再转给吴。某,紧接着400万元被分。成两笔资金,流转了4个。人的账户后,最终基本全数。回到蒋某账户。果然。是一场“精心设计”的逃债。骗局。据此,承办检察官初步。确认周利敏与周俊东涉嫌利。用蒋某、吴。某等8人的农业银行账户走账400万元并制造虚假借款凭证。

  2017年。5月,宜兴市检察。院将周利敏、周俊东二人涉嫌虚假。诉讼罪的相关。线索移送。公安机关。

  抗诉后再审。改判

  “周利敏是我表姐,她向。我一再保证不会出事。,我才帮。她走账,然后再。到法院进行起诉的。”。经过审查,周俊。东交代了与周利敏互相。串通,伪造借条。、虚构债权。债务关系以。帮助周利敏逃。避他人债务的犯罪事实。。2017年。8月,公安机关对。周利敏网上追逃,随后周利敏投案自首。

  “周利敏。与周俊东捏造债权债务关。系、利用虚假证据的行为。,妨害司法秩序,损害国家利益,。当事人行为属。虚假诉讼,应予纠正。。”2017年11月。6日,宜兴市检察院启动。民事抗诉程序,向无锡市。检察院提请抗诉。随。后,无锡市检察院。作出抗诉决定。2018年6。月7日,无。锡市中级法院作出判决。:撤销原判。,周利敏向周俊东支付借款。20万元。及利息,驳回周俊东其他诉讼请求。

  刑事方面,周利。敏因涉嫌虚假诉讼罪。,被法院判处有。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,缓刑二。年,并处罚金5万元;周俊东同。样以虚假诉讼罪被。判处有期徒刑。一年零三个月,缓刑一。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4万元。

  唐文英

  一个名为。“一点直播”的色情直播平台。进行色情表演牟利,短短2个。月时间内,吸引在。线观看人数3万余。人,涉案金额100多万元。。日前,经湖南省郴。州市苏仙区检察。院提起公诉。,负责平台经营管。理的叶群,及其聘请。负责平台客服。、技术等不同。分工的12人,被。法院分别以组织淫秽表演罪。、帮助信息网络犯罪。活动罪判处七年至。十个月不等。的有期徒刑,并处20万元至3万元不等的罚金。

  “我通过支付2。0元微信。红包,加。入了一个名为‘。直播VIP福利群。’的微信群,群主系‘飞龙。在天’(另案处理)。,群内有349人,群主。当晚在群内发送。淫秽视频。”2017年1。2月25日,雷某向公安机关。举报。经过技。术分析,。警方发现视频。来源于一家名叫。“一点直播”的平台。,该平台有多人直播表演。淫秽内容,吸引观众到平台充值注册进行观看。

  经查,该平台有全天候的客服。宋某和李某。。他俩一个白班、一个晚班。,负责平台的认证、充值、巡场。并将直播女的提现记录。整理给平台老板,。以及维持直。播秩序,比如统计“一点直播”平。台直播女收到的礼物,然后统。计到各自的“家族长”。名下,“家族长”带直播女。,直播女。有统一的。马甲。“家族长”手中。掌握着大量直播女的资源。,他们主要负责与“一。点直播”这。样的直播平台谈合作和利润分成。。平台客服也会对这些“家。族长”做。培训,比如如何当“家族长”、如。何寻找和管理直。播女等。“。家族长”。是直播平台。的下线,负责管好手下的直播女。,平台将直播女赚的钱按。比例发给“家。族长”,“家族长。”再把提成发。给直播女。。其中一。个叫卢某的“家族长”。,在“一点直播”做“家族长”期间共找了30多位直播女,共获利6万余元。

  每当夜幕降临,“。一点直播。”平台就开始活。跃了起来。“哥哥们。,礼物刷起来,。城堡送起来,送一对一。视频直播哟。”“一点直播”靠。观众购买礼物和充值牟利,短短。2个月的运营时。间内,吸引了在线观看人数3万。余人,涉案金额100多万元。

  直播平台要正常运转,需要。有人出资运营平台。、有人对平台进行。推广与管。理、有人维护平台等等。。叶群是这个直播平台。的幕后老板。。他交代,他一共购买过。两次直播平台代码,2017年1。2月初,第一。次在网上。花了6000元购买了直。播源码,。直播平台代码使。用不久就被黑客攻击,后。就没有继续使。用了。于是,。他重新购买了一套直播。平台代码。,花了5000元。为。了以防万一。,他还购买了一套。防御系统,并将。平台取名为“一点直播”。平台进。行淫秽直播表演所得利。润平台占30%,“家族长”占。10%,直播女占60%。。随着直播人数的增加,叶群。联系其朋友王某。帮忙,王某便引荐了宋某和李某到缅甸帮助叶群一起经营“一点直播”平台。

  直播过程中,叶群。发现该平台多次遭。遇网络攻击,于。是请来黄荣为平台。提供技术支持。只要该平台。出现问题,叶。群便将该平台的IP地址、服务器。账号及密码提供给黄荣,其都能一。一解决。黄荣在为叶群维护直播平。台期间,尽管知道。“一点直播”平台是一个色情表。演平台,但在利。益的诱惑下,黄荣还是为该网络直。播平台提供技术支持,共非法获利9500元。

  20。18年9月,。郴州市苏仙区检察院对叶群等人。以涉嫌组织淫秽表演。罪,对提供技术支持的黄。荣以涉嫌帮助信息网络。犯罪活动罪依法。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张吟丰曹德。莉

  醉酒出手伤人。涉嫌寻衅滋事 

  新年到来,亲朋好友。小酌几杯庆祝一下本是件惬意的。事,但饮酒过。量并借酒劲撒泼耍疯进而伤害他人。却实不可取。

  在山东省莱西市。,一个曾被判处死缓、经过20多。年服刑的五旬男。子,减刑出。狱仅一年多,却因跨年夜喝。醉,与人发。生争执,先。砸碎酒瓶捅人,。后持饭店菜刀将人砍伤。,再次面临牢狱之灾。近日,。莱西市检察院以涉嫌寻。衅滋事罪依法批捕犯罪嫌疑人隋大河。

  出生于1969年的隋。大河,今年5。0岁。2018年1。2月31日,隋大河中午与几个朋。友聚会,好友相聚都很兴奋,隋。大河喝了一瓶多黄酒和七。八瓶啤酒。因是2018。年的最后一天,本已喝多了的。隋大河酒兴不减。,晚上11点左右,又与人相约过。跨年夜,来到一家烧烤店。继续喝。2019年1月。1日凌晨左右。,隋大河与相邻的其他两桌食客。因言语不和发。生冲突,喝多了的隋大河先是砸碎。几瓶啤酒,用碎酒。瓶朝邻桌客人乱挥并将其中一人。手掌和耳朵划伤,还将一名刚进店。的客人下巴划伤。随。后,撒开酒疯的隋大河。又冲进烧烤店的。厨房拿了一把菜刀,在店内。继续撒泼,其中一名客人不慎滑倒,隋大河朝其屁股上砍了一刀。

  警察接警后。来到现场,将。隋大河制服。目前,该案在进一。步审查中。 

  (郭树合吴淑范)

  郭树合吴淑范

  法院判决非儿。戏有钱不还被。批捕

  欠债被诉到法院,。庭审时也认账,可后来有钱了却不。还。1月8日,江苏省宿迁。市沭阳县检察院以涉嫌拒不。执行判决、裁定罪。批准逮捕。犯罪嫌疑人陈某。

  60岁。的陈某是沭阳。人,从二十几岁便开。始推着车走街串巷。卖牛肉。结婚后,和妻子在当地。农贸市场。盘下一家肉铺继续做。着牛肉买卖。近。年来,陈某生意上欠了许。多外债,其中。光是欠钱华(化。名)的货款就有87.5万元。。因迟迟未还货款,20。14年被钱华。告上法庭,法院判。决陈某还款,他也表示等老家房子拆迁拿到拆迁款就还。

  2016年,。陈某家中老宅拆迁,分到35。万元拆迁补偿款。拿到拆。迁款后,陈某陆续还了。其他债主8万元,。就是没有还钱。华。钱华一怒之。下向法院申请。执行,但陈某一。口咬定没。钱还。法院。执行无果后,将陈某涉嫌拒执犯罪。的线索移送当地公安机。关侦查。在讯问中。,陈某一会儿辩解说钱华之前卖。肉给自己总。是缺斤少两,所以才不想还钱,一。会儿又说拆迁补偿的钱已。经全部用完了,没有钱还。在。侦查人员出示的证据。面前,陈某不得不承认拆迁款还剩27万元。

  案件移送检察院提请审查逮。捕后,检察。机关承办人员提审陈某。时,他仍然坚持“不会。还钱”。

  (宋广超汪玉泉。)

  宋广超汪玉泉

  “非法使用公民个人信息”也。宜入罪

  刑法修正案(九)将刑。法修正案(七)规定的出售。、非法提供。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。个人信息罪整合为侵犯。公民个人信息罪,。并将非法获。取、出售及提供。公民个人信息。的行为作为侵。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三。种具体行为类型。。然而,该罪还遗。漏了一种重要的行为类型。,那就是非法使用公民个。人信息的行为。作为侵犯公民个人。信息罪的核心行为。,非法使用公民。个人信息的行为表现出。越来越严重的社会危。害性。鉴于此类行为具有独立的评。价意义,笔者认为,应当将其与。非法获取、出售及。提供行为相。并列,增设到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中,使该罪能涵盖这样一种行为类型。

  首先,非法。使用公民个人信息行为具有广泛。而严重的社会危害性,亟。须启动刑法规制。与。非法获取、出售及提供等远离信。息主体具体权益的行。为不同,非法使用行。为系直接接触信息。主体权益的。行为,更易对。公民个人的财产、征信。、名誉等造成严重损害。。例如,有的不法分子大肆。使用公民个人信息在电商领域。虚假注册。用户和店铺从事违法犯罪活。动,严重危害电子商务的发展等。

  其次,有。利于实现刑法与前。置法的衔接,并增。强刑法内部逻辑体系的。自洽性。民法总则第。111条明确。规定不得非法收集、使用、加。工、传输他人个人信息。,不得非法买卖、提供或公开他人。个人信息。网络安。全法第41条也明确规定,网络。运营者不得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。规定和约定。收集使用。个人信息;第42条规定,未经。收集者同意,不得向他人提。供个人信息。《电信和。互联网用户个。人信息保护规定》第9条规定,未。经用户同意,电信业。务经营者。、互联网信。息服务提供者不。得收集、使用用户个人。信息。它们均将公民个人信息的使。用行为作为独立的一种行为类型与。获取、出售、提供行为并列规定,。这也意味着在民法、行政法的语境。下,使用行为是具。有独立评价意义的。刑法未能将非。法使用公民。个人信息的行为与非法获。取、出售、提供。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并列规。制,这与刑法内部的其他罪的规。制不协调。如侵犯商业。秘密罪就是将使用商业。秘密的行为与获取、披露、提。供商业秘密的行为相并列,这种。对行为类型的规制方式对。于与其属。同一罪名构成模式的侵犯。公民个人信息罪而言,无。疑应当具有借鉴意。义。何况,公。民个人信息除具有商业秘密所。具有的财产属性外,还具有人身。属性,更有保护的必要,按照举轻以明重的思路,将非法使用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纳入刑法规制范围确属应有之义。

  再次,增加非法使用公民。个人信息行。为这一类型,可以弥补。非刑事程序救济能力的不足。。公民个人信息被非法。使用虽然目前。也有一些救济渠。道,但总的来看,其。救济能力、救济效。果明显与信息主体遭受的损害不。相匹配。如个人信息被他人盗用办。理多张异地信用卡,或注。册多家公司,因银行及。工商部门有相应的。注销程序,公安机。关并不受理此类案件,而让其。自行解决。即按照银行及工商。部门的规定进行注销,然而。注销程序从准备材料到。程序审核不仅繁琐,更关键的是若。涉及信用卡中。有欠款或。公司涉及债务,则。注销难度更。大,而且此种情形下让信。息主体来承担信息非法使用人所造。成的后果也显失公平。。此外,在。能够找到原申请人(个。人信息非法使。用人)的情况下,工商部。门及银行往。往以不能泄露客户隐私。为由,不向。信息主体提供原申请人的信息,。致使信息主体无。法找到非法使用。人,这也阻断了信息。主体针对非法使用人向。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途。径。如果能将非法使用公民个人。信息行为入罪,则当。公民个人信息被非法。使用而向公安机关报案。时,公安机关就不能再以不在。其受理范围为。由而拒绝受理,。显而易见,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。及查清非法使用行。为人的能力要远高于。信息主体本人。当受害人向。公安机关报案或向。法院提起自诉。并在能力范围内。提供相应证据后,进一步调查取。证的义务则转移至。公安机关和法院,由他们。根据调查结果。决定后续的程序。即便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,但查清非法使用行为人的有关情况,也为信息主体通过民事程序解决问题并请求赔偿奠定了基础。

责任编辑:[官方直营.客户首选]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